未分类

adc影院电影电视剧

不要总觉得男神就是完美无瑕的。

男神也是男人,也会脱发秃头的。

特别是从事脑力劳动,比如码农,十个里面起码有七个存在脱发状况。

而医生,也是脱发秃顶的高发群体,熬夜、科研、思考加之吸烟喝酒,都会导致这个问题。

车时赫看似惊天地泣鬼神的背景和履历,却在和宋澈的第一次照面下,被窥破了这个“隐疾”。

宋澈何等的眼毒,一下就看出来,车时赫的女性化特征,是长期服用了大剂量的药物抑制雄性激素,来达到防治脱发的目的。

其实想想也正常,车时赫年少时遭遇家庭大变、父亲惨死,而他自己又长年累月的被囚禁,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像机械版的不停学医做手术,长期这么高压抑郁的生活环境,很大概率会导致年少早秃。

总之,他秃了,他也变强了。

但他还不想秃顶,那怎么办?

吃药呗!

或许有人会很纳闷,一个防治脱发的药物,怎么有这么大的效果?

当然,吃个一两年,还不会怎么样,但连续吃个三五年或者更久,那就不好说了。

清纯气质邻家美女双眸含情脉脉诱人特写图片

水滴石穿,长年累月的服用药物,即便药物再安,对身体没影响都是不可能的。

有些人担心这个问题的,对此类防治脱发的药物敬而远之。

但有些人,太注重形象的,为了一头飘逸茂密的秀发,减弱一些男性特征算个啥?

连英国王室的威廉王子都秃顶了,而车时赫这么一个医学鬼才,都不得不靠服用药物来防治脱发,就可见脱发,迄今都是世界无法破解的医学难题。

宋澈这么拐弯抹角的提示之下,大家顿时都明白了车时赫的这个隐疾,哭笑不得的同时,也理解了逼格满满的车时赫为何会在几句话中直接丢盔卸甲的开溜了。

宋澈眼毒,嘴更毒,谁能想到,在世界第一道曙光之下的史诗级会面,这坑货居然会逮到人家的秃顶问题来开涮。

虽然这次交手,不见得就能说明宋澈的医术水平更高,却也让大家的心里降低了对车时赫的恐惧情绪。

无论这家伙的手段有多高深莫测,但终究是一个会脱发秃顶的俗人,是俗人,就用平常心对待就是了。

还是鲁迅说得好:装比之人都是纸老虎!

(鲁迅:MMP!我绝壁没说过这些话!)

“你当众揭穿了车时赫的糗事,恐怕会让他对你更恨之入骨。”许步前低声道。

“我不作弄他,他就不会对我放下杀意了?”宋澈不以为然的道:“他从一出现,就自带着俯视我的高姿态,仿佛我就是他手掌心里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只能被他玩弄于股掌中,如果我一味示弱退让,只会助长他的气焰,更随心所欲的炮制我。所以我必须得把这个下马威扳回去,搓一搓他的锐气。”

还是伟人说得好: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伟人:我隐隐约约似乎说过这句话。)

当然,宋澈并不打算跟车时赫搞什么团结,他现在只想让邮轮平安到岸。

而到岸的前提是,新世界组织的这些人马都撤走!

“本来,我们在今天早上就该撤走的。”许步前道:“但现在,我反而放心不下你。”

“我能搞定的,反而是你们继续逗留在这,只会让闹剧愈演愈烈。”宋澈道。

邮轮失去了联系,想必昨晚就已经传到了几个大国的情报里,尤其是以米国为首的势力,必将发动反扑袭击!

甚至可能会出动在太平洋上的部队!

许步前当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想了想,道:“我先让剑齿虎率大部队离开,剩下我和一些人继续驻守,毕竟我们也要保障车时赫的人身安。”

潜台词是也要保障你宋澈的人身安。

“还是先关心病人的人身安吧。”宋澈皱眉道。

他仍在疑惑,车时赫准备怎么操作给金成勋的换头手术!

首先,邮轮上根本没有条件给他开展这么凶险高危的手术。

其次,事到如今,移植的供体还不晓得在哪里!

不过,很快的,车时赫就给宋澈展示了自己的手术计划!

十分钟之后,在车时赫的派人通传下,宋澈和玲姐又被带到了赌场。

而金成勋,兀自的正襟危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灰败、生机黯然!

“你准备在这给他做手术么?”宋澈问道。

“要不然呢?事急从权,这一会上哪给他安排无菌手术室,想想那些战地的手术环境,这已经够不错的了。”

车时赫似乎仍对宋澈的心灵暴击而耿耿于怀,眼神都透露着一股阴骘,语气自然也不太友好。

但为了达到装比的效果,车时赫还是露出邪魅的微笑,道:“但放心,我们在这只是进行一台小手术,算是大手术前的预热吧。”

宋澈心里一动,顿时猜到了什么。

玲姐则径直道:“你是想先在这里,进行术前准备?”

“差不多,其实一系列的手术材料,我都预习好了。现在主要问题,是让病人进入一个适合手术的状态。”车时赫道:“我需要降低病人的新陈代谢,低到一个只需要确保呼吸心跳的临界点。”

这个提议很合理。

毕竟换头的那一刻,人必然会进入一个很短暂的死亡阶段!

要确保手术成功,并且让病人在移植后起死回生,就必须得先让病人的新陈代谢慢下来!

新陈代谢慢下来,就意味身体的消耗和损耗降低了,也不需要补充能量,进而能以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接纳新器官!

“我需要你们的协助,特别是你。”车时赫一指玲姐,微笑道:“医学界林志玲对吧,名不虚……呃,久闻大名。”

“你没说出名不虚传,是照顾我的面子么。”

玲姐没好气的撇嘴道。

“不,我是诚心的,论麻醉手术,玲姐是圈内公认的NO.1。”车时赫笑得风度翩翩,再次找回了装比的节奏,忽的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我听人说,早年的玲姐,还是很苗条漂亮的……”

玲姐长叹了一口气,很潇洒的拂了一下耳鬓的青丝,道:“不提当年了,谁让咱们都是学医的呢,为了崇高的理想,我遗失了青春和美貌,你也丢失了头发,大家同病相怜,没什么好扯的。”

“……”

又是头发。

场面一度很尴尬。

车时赫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

他好不容易重塑的逼格,又被玲姐给破功了!

难怪这两个家伙会并肩协作、惺惺相惜呢,敢情都是坑货!

Tagged:

You Might Also Like